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10-11)【作者:凹凸人】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10-11)【作者:凹凸人】
字数:68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魔化仓木城

  王福带着妻子和将士们回朝了!

  只留下那500名女兵当作巩固与蛮族部落的邦谊,虽然还不确定能不能达成协议,但该做的功夫还是一点也不能少的。

  在得知和蛮族部落联盟的协议上,东燕国也插了进来,他便知道要与蛮族部落达成合作已并非一朝一夕所能达成的!

  况且在朝中不服他的大臣并不是少数,他们认为一届武将担任大丞相职务并不适当,尤其属於大将军张天啸一派的大臣更是对他阴奉阳违。

  他们总是认为王福夺取本该属於他们的功劳,因此王福每一步都要走的谨慎些,不然包不准阴沟里翻船。

  王福虽然已经用控心蛊控制了梧凉王,但他可没保握对抗已经完全掌握兵权的张天啸等人,先不说张天啸这个剑宗实力深不可测,他底下第一副将余龙那套精緻的腿法也不是当下的他所能承受的!

  回到朝中后,王福私下去见梧凉王并向其禀报关於东燕国介入蛮族部落的事情。梧凉王向其下达静观其变且持续赠其部落生活所需。

  本来拉拢蛮族部落是为了制衡日渐强大的张天啸,却没想到东燕国也卷了进来。

  这代表着他们绝对输不起这场争夺大戏,不管是面对张天啸或是东燕国,只要他们一输,将死无葬身之地!

  大楚皇历140年夏,在过去几个月间各国彼此间的争斗越来越激烈。
  张天啸南征魔夜国屡战屡败,而位於中北方的蛮凉国在大楚新帝的御驾亲征下,不到半年便被攻破国都城门。蛮凉王与其部族皆被带往大楚国都当街斩首,自此蛮凉国成为中部四个割据王朝里最短命的王朝。而并吞了蛮凉国后,大楚帝国逐渐恢复其强大的国力,这对剩余的中部三国形成强大的压力,况且南部还有魔夜国虎视眈眈。

  对於这个两面夹击的局面,梧凉国、大西国与东燕国决定暂时放下彼此的争端,先合作抵禦大楚帝国与魔夜国。至於关於梧凉国与东燕国在楚东大森林边界的问题,大西国则居中调解双方,彼此对分一半,自此两国间在边境议题上,表面上算是落幕了。

  一时之间形成中部三国同盟与大楚帝国及魔夜国两大强权对峙的局势。
  「小升!快来娘这里!该喝奶了!」时间近中午,吴月娟对着正在花园玩耍的1岁半儿子王升温柔的呼唤,只见一名清秀的小男孩正张开双手往一名身穿白衣的美妇怀中跳。

  「娘~ 」男孩使劲地让小脸往吴月娟的怀里面磨蹭,并从领口掏出右边饱满的奶子,嘴就贴上如红豆大小的奶头,开始吸吮源源不绝的甘甜奶水。

  吴月娟看着如恶狼般吸吮乳汁的儿子,慈爱的摸着他的头。

  王福则坐在池塘旁的石椅上笑看着眼前母子间的亲情,并摸着坐在一旁林云娘微凸的小腹,他很享受这天伦之乐。

  自蛮族部落回来后,这半年的时间里王福除了上朝外,便是在家中陪伴妻子和孩子,甚至还与林云娘造人成功,目前已经有孕2个月了!

  突然一名内官冲进来打破这天伦之乐的场景,内官快速来到王福身边低声道:「大丞相,王上刚刚派人请您上朝。」

  王福收起微笑低沉问道:「所谓何事?」

  「据说是张天啸的人马对於大丞相您也要去三国同盟会议的事感到不满,因此向王上说您的不是。」

  「岂有此理!三国同盟会议本就由三国事前协商好,由各国大丞相代表国家参与同盟协商,这张天啸强要参加,现在又想破坏规矩踢掉我!我们走!上朝去!」王福眼中闪烁并冷笑的说着。

  王福堆起笑脸拍了拍身旁林云娘的玉手笑道:「我去去就回来,要好好休息养胎,知道吗?」

  林云娘一脸爱怜的摸着肚皮道:「是!夫君!」

  接着王福起身来到吴月娟身前,抱起在吸奶的王升,手指轻触儿子沾有奶渍的脸颊道:「在家要乖乖听话知道吗!爹爹去去就回来!」

  王升奶声奶气得道:「好~ 爹爹加油~ 升儿在家会乖乖的!」

  王福把王升递给吴月娟,笑脸突然骤变并沉声道:「估计最近应该就能确定出席三国同盟会议的人选了!我需要在朝中坐镇。这次请你回仓木城驻守的事情很重要,我要你在那监视魔夜国的一举一动,一有动静立刻向我回报。至於原本蛮族部落和东燕国的事,现下我们是同盟关系,不好明着来。不过我也让我王宫守卫队的子弟兵潜入监视。」

  王福突然闭眼沉重道:「此次三国同盟会议对我们很重要。谈成了,我们才有后续的大计。谈崩了,估计我们中部三国很快就会被大楚与魔夜两大国给吞并,那时就算我们在有计谋也无用了!眼下也只有月娟你能担此大任,我相信曾身为魔修的你一定能胜任这个任务的。」

  吴月娟坚定地看着王福道:「知道了!我一定幸不辱命。」

  三天后,一袭黑色连衣裙的吴月娟回到仓木城这个她住了多年的家,位於边南十三城的仓木城一直是连接各城的枢纽,而魔修要侵略位於中南部的梧凉国就必须先经过这里。在这里她想起死去的夫君和王家人,更想起死去的王南,看着熟悉的景色此刻面全非,触景伤情而难过不已。

  仓木城早已失去昔日的繁华,剩下的是魔修肆虐过的断垣残壁和一身破衣且颓废的人们。

  吴月娟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突然出现在城门内,顿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尤其是她穿着的黑色连衣裙胸口开了一道V字形领口,使的饱满的乳沟暴露在外,裙子更是短到隐约可见两腿私密处的程度,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骄傲的展现在众人面前,加上她抚媚性感的外表,让街上一些男子甚至起了生理反应。
  这时几个垂涎吴月娟肉体的男子突然包围住她,带头一名猥琐男子淫笑道:「没想到这个破旧的仓木城还有这等美女,不如陪我们兄弟们玩玩如何?」
  男子不等吴月娟回应,伸手便要抓向她饱满的乳沟,等待着她的却是一阵骨头断裂声。

  「啊!!!痛痛痛!!!」

  当街上众人回过神后,地上已经倒了一群人,他们皆摸着自己的双手惨叫着,看那扭曲的形状,好似骨折了。

  吴月娟冷厉的看着这些刚刚想非礼她的小混混娇声道:「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小混混瞪了吴月娟一眼掉头就跑,而这时吴月娟也发现他们身上的黑气。
  事实上不只他们,整个街上的人都有黑气。

  「没想到魔修竟然在这里释放黑雾,真是狠毒!」

  黑雾是魔修一种催化人内心的阴暗面的雾气,中黑雾之人将会变成没血没泪而只剩杀戮与欲望的怪物,吴月娟看着刚刚那些混混和街上的人们,叹了一口气!
  估计再不到半年,他们全都会完全魔化。

  吴月娟继续往前行,过往的王家已经被夷为平地,她要先找个落角处才行!
  由於刚刚吴月娟强势的表现,到是驱赶一些图谋不轨之人,让她一路畅行无阻。

  一路上吴月娟看到许多已经被黑雾引响性情的人们再互相残杀,奸淫妇女。但纵然不忍心她还是选择无视,她明白自己此行的目的,为了目的她不能在这已经为魔修所控制的城市里太过招摇。

  她来到仓木城西边树林一处破庙,破庙旁有着一条清澈小溪。

  至於为何选这里落脚?

  一来是破庙鲜有人来且有树林掩护,二来是树林里有许多果实和野味,她可不必进城找寻食物,减少曝光的机会。最后是旁边有一条小溪,这对爱乾净的她是非常重要的!

  吴月娟进去破庙后,稍微打理了一下环境。然后便把带来的家当放在地上。
  除了些许的盘缠外,就只有几件衣物,甚至一件亵衣裤都没有!

  原来她不带亵衣裤是有原因的,在魔修那阶级森明的体制下,魔修统治的区域一般是不穿亵衣裤的。目的是为了供这些魔修方便淫乐,为了更好潜伏观察,她只能客随主便,更何况不穿亵衣裤对曾是合欢堂弟子的她并不陌生。

  吴月娟把衣物放在窗边让太阳照射,她可不喜欢穿着带有霉味的衣服。
  感受着自己因为整理破庙而满身大汗和髒污的身体,她决定到一旁的小溪洗澡。

  来到小溪后,吴月娟并没有马上清洗身体,而是先到一旁树下蹲了下来,两片紫红色的阴唇竟然开始收缩,随即一道带有淡黄色的尿柱从阴道里喷了出来,骚尿那喷洒的强劲力道甚至喷到地上都有声音。这时后面褐色的菊穴也开始收缩,然后开始撑大,一条又黑又长又臭的粪便便掉了出来,随即第二条也拉了出来。
  吴月娟手指捏住鼻子皱起眉头,虽然这是自己拉的,但她还是受不了那臭味。她随即起身来到溪边用溪水清洗她的私密处,溪水那冰凉的快感竟让她产生些许生理反应。

  她索性脱光衣物泡进溪水里面,这冰凉的溪水让她舒服的呻吟出声。两根手指更是捏住水里的阴蒂把玩,一下子逗弄阴蒂,一下子手指又绕着阴脣来回抚摸,甚至手指还进到阴道抽插。

  而她另一玉手也没闲着,伸手扶了右乳下缘,让黑色大奶头来到她自己的嘴边,一张口便吸吮进口里,源源不绝的母乳便跑进她的樱桃小嘴里,然后当嘴巴快被母乳装满时,就吐到溪水中,很快的溪水便被白色的奶水染上颜色。

  吴月娟已经三天没做爱了!这对於正值性欲强烈年龄的她是一种折磨,她想被王福抽插小穴,她想被儿子吸吮奶头,越想下体的搔痒越发强烈。

  突然一道东西掉落的声响引起吴月娟的注意,她厉声道:「谁!?」

  只见一名年约15的清秀少年坐在一棵树下不停摸着自己的屁股,旁边是树的断枝与树叶。

  看到这边,吴月娟当然知道发生甚么事了。

  这少年刚刚在偷窥!

  吴月娟迅速从水里起身来到少年的眼前,看着那高高隆起的裤档,吴月娟便是用美脚用力一踏。

  少年感受到下体传来的剧烈疼痛惨叫一声:「好痛!!!」

             第十一章、圣乳驱邪

  「这位姑娘!饶了我吧……我不是故意的……」男孩虽然嘴上求饶,但一双眼睛却直盯着她的大奶子看。

  感受着足底板越发坚硬滚烫的裤档,吴月娟的竟然张开大脚趾与二脚趾之间的空隙隔着裤子夹住男孩的棒身,并暗自往美脚上运气。

  少年感觉到被夹在吴月娟脚趾间的鸡巴快被夹断,连忙求饶道:「姑娘,我错了!我错了!别再夹!」

  「看你贼眼还敢不敢乱看!说!你是谁?」吴月娟虽然口气还是很强硬,但脚趾的力道倒是放松了不少。

  毕竟她不会跟一个未成年的少年计较,与其说她是生气,不如说她是在逗这个少年。

  男孩连忙道:「我叫小石,今年15,孤儿。」

  吴月娟继续问道:「那你为何要偷看?」

  小石赶紧委屈的道:「这破庙本来就是我的家,是姑娘您无缘无故进来,我才想说跟着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心怀不轨之人。况且……」

  「况且什么?」

  小石脸一红低头道:「况且夫人这么美……身材又那么好……是人都想多看几眼……」

  听闻小石夸耀自己的魅力,吴月娟翘脸一红,两腿间的淫水越加氾滥。刚刚在溪里自慰已经挑起了吴月娟的性欲,令她的身体有一阵的空虚感,现在又被这男孩的话语所挑弄,让她的身体更想要男人。

  看着小石那清秀的面容,吴月娟内心突然冒出一种想法,或许她可以藉这个少年……

  「虽然如此,死罪可免,但还是要处罚处罚你。」吴月娟的玉足离开小石的裤档,小石感受到肉棒上的压力消失,随即吐了一口气。

  但小石刚高兴没多久,吴月娟就一把推倒他,丰满的屁股坐在小石的脸上,阴唇流出的淫水混着溪水流了小石满脸。

  「舔吧!这是对你的处罚!」吴月娟命令小石用嘴巴舔她的下体,接着玉手一把脱下小石的裤子,无毛的鸡巴便暴露在吴月娟的眼底。

  吴月娟一手握住小石的无毛鸡巴,一手摸着小石的睾丸仔细端详。小石的鸡巴不大,约莫12公分左右,棒身非常白皙,鲜红的龟头此刻正暴露在外,马眼正留着些许透明液体,透露着青春的气息。

  「有过女人吗?」

  被吴月娟屁股压着脸的小石摇摇头,吴月娟玉手开始帮小石的鸡巴套弄。
  「原来还是处男啊!」

  见小石还不舔自己的下体,吴月娟哼了一声,玉足足弓又轻轻踏了一下小石挺翘的鸡巴,小石吃疼的张开嘴,吴月娟立马挪动小穴的位置来到他的嘴边,淫水不停的流进小石的嘴里,让他感到一阵噁心!

  还是处男的小石何曾见过女性的胴体,他以为吴月娟在他的嘴巴里尿尿,碍於吴月娟的淫威,他只好乖乖的吞进去。

  这时吴月娟伸出一对白嫩玉足来到小石的鸡巴旁,先是用光滑且白里透红的右足底板把小石的鸡巴压在左边肚皮上,然后又用左足底板把他的鸡巴压在右边的肚皮上,来回数十次。小石被足底板那光滑炙热的温度及大小适中的踩压力道给逗得舒舒麻麻的。

  他并不知道吴月娟正用着玉足踩踏他的男性自尊,但他知道他被逗弄得很爽快。

  看着被自己小脚踩踏的越发通红的龟头,以及龟头上不停渗出液体的马眼,吴月娟停下动作娇笑的道:「想要像刚刚那么舒服的话,就用你的嘴巴和舌头舔是我的私密处!」

  为了在继续尝到足交的快感,小石张嘴开始吸吮吴月娟的阴户。

  吴月娟感到受用,连忙把小石的龟头夹在她的右脚趾间,脚趾一下子轻夹龟头,一下子又重夹龟头,让小石一在痛苦与快乐间来回徘徊。左脚又没闲下来,一样用脚趾夹住棒身,让鸡巴的棒身在脚趾缝间上下套弄。

  小石毕竟是处男,他笨拙舔是阴户的方法逐渐让吴月娟感到不耐,她厉声道:「舌头伸进去阴道,然后在出来。连续这个动作,记得舌头要发力!」

  小石听话的伸出舌头插进吴月娟潮湿的阴道内部,然后一下子又把舌头伸出来。一开始虽然笨拙,但经过几次下来后,已经逐渐上手。

  吴月娟的快感也随着增加,底下的淫水越加氾滥。她也投桃报李的让两只小脚并拢用两足弓间形成的足洞夹住小石的鸡巴,开始上下套弄他的鸡巴。

  随着阴户内的快感越来越强,吴月娟一对玉足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速,甚至每当玉足碰触到肚皮时,还会响起啪啪声。

  「恩哼……月娟不行了!!!」终於吴月娟受不住小石的舌头的挑逗高潮了!
  大量的淫水一下子从阴道口进到小石的口中,灌满了他的嘴巴。

  「吞下去!我也让你舒服!」

  吴月娟加快脚上搓揉鸡巴的速度,令小石没多久也射了她满脚的精液。
  吴月娟起身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喘息的小石。

  「刚刚那炙热而光滑的东西是什么?怎么让我这么的爽?」小石好奇的问道,他非常在意刚刚让他舒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只见吴月娟娇笑的用还沾满精液的玉足轻踢了小石疲软的鸡巴一脚道:「不是在这吗?」

  时光飞逝,一下子就来到晚上。

  凉爽夜晚的破庙里正升起用木头升起的小火,吴月娟专心地用火烤着刚刚从溪里抓来的鱼肉。对面的小石抱着双腿,一直偷偷关注着吴月娟的一举一动,当眼神看道吴月娟的美脚时,脸上顿时一阵通红。

  吴月娟当然知道小石一直在偷看着她,尤其是夺走他处男之身的白嫩小脚。但她并不在意,不管事男孩或女孩,对夺走自己处子之身的事物总会有些依恋的。
  「给你!」吴月娟把烤好的一条鱼递给小石,自己也拿起一条鱼吃了起来。
  吃完后,吴月娟与小石便休息去。

  宁静的深夜里,紧闭双眼的吴月娟突然感到有物体朝她而来。她立马睁开双眼,却见小石张嘴鬼吼鬼叫的且浑身散发一股强烈的黑气,牙齿和指甲竟变长,显然是因为黑雾产生魔化状态的情形。

  见第一次攻击没中,连忙用锐利的指甲发动第二次攻击,还好吴月娟闪得快,只划破她胸口的衣服,春光略为外泄。

  「小石!你醒醒!」

  吴月娟边闪躲,边叫唤黑气越发强烈的魔化小石,试图唤醒他。

  奈何魔化小石的攻击越来越犀利,很快的吴月娟的衣服便成一堆碎屑,丰满的身材整个暴露在空气中。

  见魔化小石越发变本加厉攻击,吴月娟突然施展轻功近身抓住魔化小石的双手,让他无法使用锐立的指甲伤人。

  「啊!!!」

  但吴月娟似乎低估魔化小石的力气,魔化小石反过来把吴月娟压在地上。
  吴月娟激动道:「醒醒吧!小石!不然我就要……」

  吴月娟已经动了杀意,如果小石再不醒的话。

  魔化小石见自己的双手被制伏,突然张开嘴巴上的獠牙,就要咬吴月娟白皙的脖子。

  吴月娟硕大的豪乳在受到魔化小石的胸膛挤压时,洁白的奶水从红豆般的大奶头喷洒而出。接触到母乳的魔化小石竟然抱着头往后倒,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对了!黑雾是集汙秽之物所成。哺育孩子的母乳恰好是世上最圣洁之物,刚好与黑雾相剋!」

  缓过气来的魔化小石又准备攻击,吴月娟立马双手捧起双乳下缘,使劲的挤压!

  一道道奶水便喷到魔化小石身上,魔化小石抱着头仰天痛苦地大吼。

  吴月娟利用这个机会施展轻功来到魔化小石身前,一手压着他的头颅压往她的右乳,一手把奶头塞进他的嘴里,源源不绝的奶水透过嘴巴进入到魔化小石的体内。

  本来躁动的魔化小石渐渐变得安静,锐利的指甲和獠牙慢慢地消失。

  嘴里甘甜的奶水让小石的意识逐渐苏醒,小石赫然发现自己叼着吴月娟的奶头,吓得连忙跳了开来。

  半刻钟后,吴月娟把刚刚小石魔化的经过皆以详细告诉小石,只见小石叹息道:「自从仓木城被魔修攻陷后,直接在我们城内释放黑雾,利用黑雾把我们城民渐渐化为他们的同类。」

  吴月娟沉声道:「目前管理仓木城的人是谁?还有我需要刚生娃的女子,你有没有办法把她们聚集起来?」

  「目前是由魔修吴战统领整个仓木城,他住在城主府内。至於……村里怀孕的妇女都被吴战关了起来。我还想说他有什么变态的癖好呢?没想到母乳是这黑雾的剋星!」小石摇摇头苦笑着。

  「那你知道这些妇女被关在哪处?」

  「据说被关在城内的粮食仓库中,只不过外面有许多魔化的士兵固守。」
  吴月娟拂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或许我们该想办法救这些妇女出来!」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